阿九

讓我成為大海的養分吧,一直沉下去的抵達鯨魚的背上安靜,會沒有聲音的,就算你試圖喊出聲,海的味道,有點腥,有點鹹,一隻腳試探,魚鉤刺進腳掌,嘩啦出水,哎呀,一條肥魚,污漬漬,滿身毒素。

※道长赫x和尚恺
※年操有

  小和尚第一次见到陈赫的时候是八岁,在一只烤兔子的油光香气前头酝酿起惊天动地的哭嚎声。而陈赫,猝不及防的被眼前这小孩儿给吓了这么一跳,手一抖,兔子腿都掉地上了。

  心疼的看着沾上土的烤肉,陈赫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小和尚,语气端的是那一个痛心疾首:「我说你这小光头,浪费食物是要遭天谴的你知不知道?」

  「你吃了我的兔子!」小和尚委屈了。先不说佛门清净之地怎么能有荤腥,那只兔子还是他养了大半年的小白,每天拿菜叶子喂的圆滚滚的,一双红眼睛灵动非常,他可是喜欢的紧。如今被眼前这道长给吃了,对方不仅不道歉,反而还先声夺人,强词夺理。

  思及至此,小和尚眼眶里就忍不住多了点晶莹,要掉不掉的,连长长的睫毛都碰上一点水珠,看起来实在是怪可怜的。

  陈赫啊了一声,开始有些手足无措了,「这、这……抱歉啦小兄弟,要不我赔你一只烤兔子你觉得怎么样?」他挠了挠头发,站起身来,随意的将油渍抹在破旧的灰色道袍上,讪讪的对小和尚笑了两下。

  小和尚哼了两声,胡乱的抹掉眼泪,憋出声音:「跟我去见师父,你可别想逃!我们这寺从来不让外客来访,想进来连皇帝老爷都是得申请的,哪容得你这死皮赖脸的道长这样胡闯,等见了师父,你就知道为什么寺里的花儿这么红!」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带都不带喘一声,挺起了胸膛,那小模样可神气了。

  陈赫乐了,抬手折了枝草叶叼在嘴里,无所谓的耸耸肩,「那行,你带路吧。」等你那师父尊敬的把我迎进门,嗨,那才有你看的,还想让我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小样儿。

  自个儿的在那高兴着,走到一半还哼起怪腔怪调的歌谣,搭上寺里清静,鸟语花香,一大一小走在石头小路上,那阳光就偷着从树荫底洒下,倒也勉强算得上是岁月静好了。

不知道能不能有后续嗨,先丢上来瞧瞧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