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

讓我成為大海的養分吧,一直沉下去的抵達鯨魚的背上安靜,會沒有聲音的,就算你試圖喊出聲,海的味道,有點腥,有點鹹,一隻腳試探,魚鉤刺進腳掌,嘩啦出水,哎呀,一條肥魚,污漬漬,滿身毒素。

【魏白】闲来静处

魏民谣 × 白读书

 

 

00.

 

  稍早的夜湖刚巧迎来一阵雨,温温柔柔的降到了这个宁静的小镇里。当年轰动一时的凶杀案距今,也有三年多了。无忧客栈在甄老板被杀、潘打工被捕后也没法经营了,被魏民谣逮着机会软泡硬磨的给租了下来,这会终于重新装潢完成,他抄起手机就给白读书发信息。

 

  一开始他们也是不熟的,只是在魏民谣一次又一次的用微信以各种音频骚扰他、让他对给出联系方式这件事后悔莫及之后,还是稀里糊涂的熟起来了。

 

  魏民谣非常常邀请白读书去夜湖镇。最开始的理由是什么来着?白读书有点儿不记得了,反正是个一看就知道敷衍的借口,他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应,但就那么神使鬼差的。

 

  后来?后来白读书就在各种不晓得是被逼无奈还是顺竿儿爬的情况下,无数次踏进夜湖镇了。

 

01.

 

  才刚下船,揣在手里头的手机就震了下,白读书没来得及滑开,紧接着又是几下震动,魏民谣的讯息几乎没有间断的跳进通知。

 

  魏民谣:小白?到了没有?

  魏民谣:赶紧的啊,哥哥的抖音之夜马上要开始了[很酷]

  魏民谣:错过了可是没有下次的啊!!!

 

  哪个人每天晚上唱不算,还硬要录视频传给他、让他载抖音给他点爱心的?白读书几乎是面无表情的,就是那眉毛跳了两下,低下头啪搭啪搭打起字来。

 

  白读书:刚下船呢吵死了[冷漠]

  魏民谣:快来快来哥哥等你

  白读书:知道了,等着你爹给你捧场去

  魏民谣:呦可真给你狂坏了,麻利点儿来啊

 

  撇撇嘴,没打算回了就将手机塞进外套口袋,白读书认准了那条熟烂于心的路,默念着步数。

 

  一百零二、一百零三……白读书抬起头,这儿和他上次印象里的客栈不太一样了,不再有整修时的散乱,大片的落地窗和微透的窗布、门口的廊道缀挂着圆形、星形、心形的小灯,温暖的黄光象要把所有的星辰都给比下去,魏民谣还是坐在那个高脚椅上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拨着吉他弦。

 

  玻璃门上挂了一串风铃,在白读书推开门时轻轻地响了两声,魏民谣猛地抬起头,对着他露出了大大的微笑,梨涡加深了几许。

 

  「小白!」魏民谣将吉他小心的靠墙放下,急急的就朝他走来,躲也没法躲,白读书结结实实的迎来了一个用力的拥抱。

 

  总好象有种安心的感觉,不到三秒钟白读书就把这想法抛到十万八千里远,使劲推了推魏民谣,在对上那人跟屋外那灯一样闪瞎人的眼睛时,特别横的翻了个大白眼。

 

02.

 

  白读书被魏民谣推搡着坐到了最前头的位置,是魏民谣拍拍胸脯表忠心说,特意给他留的最佳座位,绝佳视角近的连魏民谣脸上的汗毛都看得见。

 

  就吹吧,白读书一手虚握着杯子,几颗冰块半浮在气泡饮料里头,肯定是因为杯壁上头的水珠,整的他掌心有些湿意。魏民谣在前面低着头调音,大厅裏头的灯光营造起昏暗的雰围,晕黄的光打在魏民谣侧脸,白读书没来由的觉得其实魏民谣长得真的很不错。

 

  魏民谣已经不是三年前被抢了生意、连房租都缴不出来的可怜兮兮客栈老板了,越来越多人发现了这间客栈的温暖,还有不少被声音、甚至是被脸给圈粉的。

 

  要问白读书为什么知道?

 

  某人嘚瑟的不行,天天发微信骚扰他呗。

 

03.

 

  「各位晚上好,欢迎来到魏了谁客栈的抖音之夜!今天要唱的第一首歌呢,送给我一位远道而来的朋友。」

 

  魏民谣终于是整好了设备,扶着麦克风微微向前倾,对上了白读书的视线时,还向他眨了眨右眼,开口道:「春风十里,希望大家喜欢。」

 

  E调起头的和弦听着有些熟稔,低柔的声线撩过心底,白读书模糊的忆起这个旋律,当时他人还在无忧客栈,和撒教授、潘打工三人聚一起,潘打工听多了隔壁的歌声,撒教授也不以为意,甚至还有些嫌弃,只有他一人手里捏着炸鸡,头却不自主的侧了过去,直到潘打工招呼他别发愣,尝尝他的手艺,白读书才回过神,像掩饰什么的连忙点头,立刻咬了一口,险些被烫着。

 

  今天的风又吹向你

  下了雨

  我说所有的酒

  都不如你

 

04.

 

  「怎么样,哥哥唱的可好听了吧。」白读书想了想,看看魏民谣,看看附近还在大厅聊天的零散人群,勉强点头,随即又把颠颠凑过来的人推开,「你别老跟这蹭,只有一张椅子,热。」

 

  客栈老板怂怂的退后两步,竟然就这么可怜兮兮的站在那儿看他,让白读书白眼翻了又忍不住乐,「没不让你坐,搬张椅子不就得了吗。」

 

  究竟谁才是这间客栈的老板呦?魏民谣东张西望了半天,最后还是白读书动手拉了张隔壁桌的空椅来,他才忙不迭的坐下,手忙脚乱的让白读书直摇头。

 

  「小白,这次打算什么时候走啊?」

  「好你个魏民谣,我这椅子都还没坐热就想赶我走啊?」

  「不是!我不就问一句嘛!用得着这么敏感的吗!」

 

  魏民谣的辩解一声高过一声,他看着白读书狡黠的笑,特没志气的转眼就消了脾气,下巴抵在桌子上呢眼巴巴的瞅着人看,看的白读书忍不住害臊,抬手一巴掌拍了上去把人那张脸给遮了,魏民谣也笑了,说话时候声音含糊的可以,呼吸全洒在白读书掌心。

 

  喜欢你这件事,好像就算捂住嘴巴了,还是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05.

 

  「对了小白,你吃饭没有?从北京过来要挺久的吧?」可总算是个有良心的,白读书摸了摸肚子,扁的,也没跟魏民谣客气,「还没,我要吃火锅。」

 

  魏民谣点了点头,拿着房卡刷开了门,把白读书的行李拉到了门边,「行啊,等会儿出去买点料回来自己涮呗。」

 

  「也不是不行,就怕你生意做不下去。」

  「不然不吃?」

  「那可不成。」

  「那不就完了嘛,听哥哥的,哥哥给你开小灶!」

  「开小灶是这样用的吗?果真没文化。」

  「没文化总比你书都白读了好,干脆还不浪费时间。」

 

  魏民谣这话一出,把白读书也逗笑了,两人堵在房间门口来来回回的鬥嘴,也不嫌累,倒是路过的房客扫两眼,觉得这两人怕不是有啥毛病。

 

  「行那你休息休息吧,收拾好就来外头找我,不用带钱包了,哥哥请客!」魏民谣离开前这样说了,而白读书也乐得蹭顿饭,拿了个手机房卡就准备要出门。

 

  出去前他犹豫了一阵,想了又思思了又想,最后暗搓搓的把房卡扔回房里,特心虚的关了门。

 

06.

 

  魏民谣一直觉得夜湖镇的晚上挺普通,和他以前在北京、在哪儿的晚上都差不多,顶多就是凉了些,一点儿也没有游客来的时候说的那些听起来很高深的感触。

 

  白读书走在他前头两步,低着头,踢着石子没讲话,魏民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也走着,做贼似的用余光瞄一下、瞥一眼,动作明显的像是怕白读书没注意到一样。

 

  可惜白读书还就真的没注意到了,人还沉浸在自己为啥要鬼迷心窍的把房卡给扔房里再出门这一举动,连路都走得心不在焉,愣是没看见魏民谣小狗似讨存在的眼神。

 

  这下该魏民谣不高兴了,「小白,想啥小姑娘呢。」白读书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肩膀都抖了,不满的回头,「你吓谁呢,什么小姑娘,你找小姑娘啦。」

 

  「问你话呢,别转移话题。」魏民谣快走两步,一把搂住了白读书的肩膀,弄得人一个踉跄,「哎你别、你别拽!」白读书用力拨开魏民谣的手,瞪了他一眼,魏民谣这会不怂了,又将人搂了回来,「别别别,就是问问你想啥呢,那么专心的。」

 

  「想我北京的鞋行吗。」

  「大老远的跑来解忧还想那些俗物啊。」

  「你再说一句试试?回头我把你客栈房间砸了你信不信,和着都是身外之物。」

  「没没没,没事,没事,鞋好,鞋太好了!」

  「还说不?」

  「不说了!」

 

  魏民谣搂着白读书,迅速的在互怼里再次落了下风,看着白读书藏也藏不住,有些得意的小表情,他突然想起了从前一个来客栈的女孩儿说的话。

 

  「老板你以后遇见了就知道了,你和他一同走在傍晚的河堤边,夕阳就那么暖暖的照在你们两个身上,牵着手,不用说话都能是岁月静好。」

 

  她双手交握,一副向往的模样,又神经神经的对魏民谣道:「我是不可能实现了,老板你可千万千万要努力啊,我的心愿就指望你了。」

 

  虽然没有夕阳,月光将就着也挺好;不在河堤边,湖边你看成算吗?牵手暂时还不行,搂着肩膀也不错的吧。

 

07.

 

  「魏老板?怎么这么晚了还来买东西啊?旁边这位小哥是谁呀,这么俊的,哎呦。」小超市的老板坐在门口的籐椅上摇着扇子,大老远就见魏民谣搂着白读书走过来,慢悠悠地起身招呼。老大爷一笑起来,眯的眼睛缝都看不见,魏民谣松开手向大爷作揖,也摆出了笑脸。

 

  「我一位玩得特好的朋友,读书人,可聪明了,长得好看还有文化!」白读书稀奇的瞅了魏民谣一眼,自顾自的晃进了超市,留着魏民谣一人在外头唠嗑,直到拐进了货架中间,确定外头看不见后才停下脚步。

 

  摸摸耳朵。

  嗯,烫的。

 

  外头还隐隐约约有着声音飘进来,白读书就傻站在原地的听魏民谣死命夸自己,夸的活像自己是什么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绝世珍宝一样。

 

  呸!怎么这么不害臊。

  脑袋里千奇百怪的想法转着,耳朵听见魏民谣朝自己走过来的声音,他没来由的一慌,也没看清拿的是什么就往怀里揣,魏民谣半个身子已经出现了。白读书进也不是,退也显得奇怪,只好僵硬的装作若无其事,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前头,其实啥也没看进去,直到魏民谣迟疑的出声,他才低头看了眼。

 

  「小白……你……」

 

  操,他揣了个卫生巾。

 

08.

 

  魏民谣憋了很久的笑,白读书一直不搭理他,耳朵红得跟猴屁股一样。小孩儿恼羞成怒呢,魏民谣还是没忍住,出了声儿马上被白读书转头瞪了一眼。

 

  他拎着塑胶篮巴巴的跟在白读书后头,白读书拿什么往篮里扔,他就照单收,一盘盘牛肉叠的快满出去,菜叶子也得来几片吧,还有土豆呢,魏民谣阻止了白读书想打包架上调料的动作,看对方似乎还是没有搭理自己的打算,随手拿起一包香菇就想逗逗白读书。

 

  抬起头正好对上白读书的侧脸,他看着白读书弯着腰,专注的挑着火锅料。小超市的灯泡是个老古董了,总是一闪一闪的,坠入白读书的眼里就像从月上剥落的碎光。

 

  「想什么呢。」白读书回过头,看魏民谣盯着他发愣,皱起眉头还是不甘不愿的问了句。

  魏民谣手里还拿着香菇呢,藏着那么久的心思突然剧烈摇晃起来,很想表白,就现在。

 

  「小白。」

  「干嘛?」

  「我感觉我……挺、挺喜欢你。」

 

09.

 

  白读书的眼神像是哔了狗一样,满脸写的懵逼。魏民谣一看,马上怂巴巴的把香菇放回原位,低头拎起沉甸甸的购物篮,尴尬的无以伦比并尝试拯救一下这个糟糕的场面。

 

  他张了张嘴,又合上,勉勉强强憋出一句「我、我去结帐……」就溜了,溜的奇快无比,就是当年发现尸体的时候都没这时候跑得快。

 

  白读书卧槽了很久。他想半天没想明白魏民谣说的到底是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如果真是──感情他俩折腾这么久是双箭头?简直不是一个卧槽可以解决的,直到魏民谣别别扭扭的走了回来,白读书也没想到该怎么办。

 

  回程的路上没人说话。

 

  魏民谣刻意和白读书拉开一个肩膀的距离,白色塑料袋挺沉的,偶尔擦过两人的裤管,发出窸窣的声音。

 

  「魏民谣。」白读书停下脚步,魏民谣听见了人喊他,可没敢回头。「你转过来。」魏民谣僵了下,犹豫的侧过半个身子,硬生生勾起嘴角,「小白,咋啦。」

 

  白读书很想让魏民谣别笑了,实在太丑。他深吸一口气,乾巴巴的开口:「你刚刚说喜欢我,是朋友的那种喜欢吗。」

 

  夜湖的晚上可真冷呀。魏民谣浅浅的叹了一口气,声音很轻,也很坚定,莫名的白读书还听出了一点点温柔。

 

  「不是,小白,我喜欢你。是恋人的那种喜欢,是想亲亲抱抱你的那种喜欢。」

10.

 

  听说你喜欢我?

  真巧,我也刚好喜欢你。

 

 

  >>  ᴇɴᴅ >>

 

呵,我想搞谣书想很久了!!!!!

还会有个番外,讲讲那张可怜兮兮的房卡
同床共枕期不期待?(^_-)-☆

喜欢的话壳以留下爱心蓝手留个评论的……
笔芯芯♡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