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

讓我成為大海的養分吧,一直沉下去的抵達鯨魚的背上安靜,會沒有聲音的,就算你試圖喊出聲,海的味道,有點腥,有點鹹,一隻腳試探,魚鉤刺進腳掌,嘩啦出水,哎呀,一條肥魚,污漬漬,滿身毒素。

【亓桃 / 亓醉】谁爱谁

陶醉→简亓→(←)陶桃
我就爱三角🙃

 

 

这个吻来得实在突如其来。

「简哥,你不要说话。」他看见陶醉哭了,眼眶裡积满了泪水,死倔着不肯落下,眨也不要眨一下。

「我就不可以吗?」捂着他嘴的那隻手颤得不行,同那说话的声音一般。「简亓,我就不可以吗?我哪裡比不上陶桃?」

就算陶醉没不让他说话,简亓也不晓得该说些什麽好了,他和陶醉认识的甚至比陶桃还早,他从来没有看过陶醉这般、这般……像是轻轻碰一下就会碎掉的模样。

泪水还是落下了,陶醉控制不住。
简亓张了张嘴,音节堵在喉咙没法发出。

陶醉拿起了来时的伞,推开了车门,外头的雨下得比刚才还要大,他没来得及开伞,被雨水湿着了些许髮丝。

在关上门前,陶醉又对上了简亓的视线,他晓得今天是他失控了,可后悔吗?喜欢的心思怎麽藏得住呢?在一首又一首的歌裡,交由宋玄唱出的心意,满满的都是,要放不下了。

「简哥,再见。」

陶醉刻意的挺直背脊走了,走得比谁都还要正,却也走得比谁都还要来得像在逃跑。

简亓始终没有再说一句话,他能说些什麽?抱歉显得虚伪又敷衍,他明白陶醉想要的是什麽,可他着实给不起。

大抵便是生不逢时遇不待命,老天爷就是喜欢捉弄人,他喜欢她他喜欢他,最后成了解不开的结。

  

当陶醉听见陶桃的声音时,发觉自己心底竟有些快意。他被自己的心思给吓了好一会,直到陶桃在电话那头困惑的喊了几声才回过神。

「喔,姐,没事啦,生日快乐!」简亓大概是不会和陶桃在一起了,陶醉想。

今天他干的这事在他简哥心底肯定落了底,这个梗怎麽样也迈不过的。

他多了解简亓啊。

看上去一副精明又冷血的样子,内裡比谁都还要温柔。

倘若是谁都负了谁,那么也能算作是扯平吧。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