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

讓我成為大海的養分吧,一直沉下去的抵達鯨魚的背上安靜,會沒有聲音的,就算你試圖喊出聲,海的味道,有點腥,有點鹹,一隻腳試探,魚鉤刺進腳掌,嘩啦出水,哎呀,一條肥魚,污漬漬,滿身毒素。


      
  詩意的崩落或許是在山頂做一個雪天使,或者堆一個雪人,等待每個不同又相同的雪花掉落;等待寒鴉成群振翅抖落一個枝椏的雪;等待殘夕被月亮星辰吞噬,無可返還。

  我們都知道無可返還的永遠不會是夕陽,而是葬身浪潮的靈魂。

它們理應醒在英靈殿,它們的輝積要被刻在巨大的石碑上,它們該被世世代代銘記崇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