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

讓我成為大海的養分吧,一直沉下去的抵達鯨魚的背上安靜,會沒有聲音的,就算你試圖喊出聲,海的味道,有點腥,有點鹹,一隻腳試探,魚鉤刺進腳掌,嘩啦出水,哎呀,一條肥魚,污漬漬,滿身毒素。

  錯過的太多早晨,他們和我一同與夜晚沉緬。月光低著嗓子歌唱,滅亡的星體便獻上最後的煙花,宇宙的心臟重重地、像鼓棒落在鼓面,重重地跳動,安歇啊我最可敬的英杰,安歇吧。

 
  耳邊輕吟的並不是他們的過錯,地面恣意吸收了午後的熱烈,曬向無辜又憐慈的生人,鬼魂幽幽繞圈,重複攀高、重複墜落、重複飛翔。耳邊輕吟的並不是他們的過錯,風鈴喜悅的咯咯笑。

 
  我……我?

  我在寂寥的詩句失去生命,像不倦的海,反覆上演十九歲的青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