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

讓我成為大海的養分吧,一直沉下去的抵達鯨魚的背上安靜,會沒有聲音的,就算你試圖喊出聲,海的味道,有點腥,有點鹹,一隻腳試探,魚鉤刺進腳掌,嘩啦出水,哎呀,一條肥魚,污漬漬,滿身毒素。

  我始終看不清自己。

 
  陽光被葉片擊碎,斑駁的難堪,在某一個節點我被鐘聲掩蓋,一響又一響,從遠古的土壤傳來,春意的風不厭其煩的捲帶花朵,那又與我何干。

  我被浪潮侵沒,鹽水從我的鼻腔沖入,泡皺的皮詛咒著我永生潰爛,我不顧,誠然是我,那就是我活該受的罪,不管幾次輪回必經的苦。
 

  我想同鯨落一同下墜,激不起塵土的緩慢與柔軟,垂地的長髮可能便向上,在無邊的水中掙紮,後卻臣服在腐朽的我之下。

  下午的陽光和柏油正在燃燒,熱的不像話,他們辱我、負我、卻不欺我,無非虛實,從不妄語。

 

  我在我凋零的生命裏慟悼,被鐘聲掩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