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

讓我成為大海的養分吧,一直沉下去的抵達鯨魚的背上安靜,會沒有聲音的,就算你試圖喊出聲,海的味道,有點腥,有點鹹,一隻腳試探,魚鉤刺進腳掌,嘩啦出水,哎呀,一條肥魚,污漬漬,滿身毒素。

【文豪】總有一天 太芥

老是期待著的「總有一天」。

直到得到太宰先生肯定的「那一天」。

因而苦練異能的「每一天」。

——

今天的天幕陰雲滿佈,深沉沉的天空裡,似乎正醞釀著一場盛大的葬禮,和著雷電和雨鳴伴奏的悲悽,在午後三時,埋入濕潤的泥土地中。

響起了的高跟敲擊聲提示了那人的到來,太宰治輕輕一笑,轉過了身。而伴隨著破風聲而來的、是「羅生門」的黑獸型態。

「人間失格。」自然也是一如往常的被擋下了。

收回異能,芥川龍之介繃著一張臉,嘴唇被緊緊地抿了起來。

就像是見到心上人的女子一般、緊張得不能自已;只是這樣一般的妄想、而始終不能被實現的願望。

「好久不見,嗯......比起上次見面時的突襲、這次嘛......」惡意的截住了話語,和預想的一模一樣、在那純黑的眼瞳中看見了清晰的怒意和痛苦。

「先不說這個了,最近如何?」身旁的樹叢有節奏的墜下水珠,在太宰治的腳邊形成了一個淺淺的水窪。用鞋尖輕輕的點了水面,泛起了漣漪。

「一如往常。」以簡練的文字回答了問題,芥川龍之介用力的壓下了情緒。對面的男人正不專心的把玩著自身旁摘下的翠葉,而自己正站在原地,舉足不定、猶豫不決。

連自己也徹底的討厭起、這軟弱的模樣了呢。

「太宰先生呢,怎麼樣了。」

「一點也不像你會說的話呢,我想想......例如逗逗敦、把工作都丟給國木田之類的?」語尾上揚,太宰治將視線移到芥川龍之介身上。

雨又開始落下,令人厭惡的潮濕感蔓延。

走嗎,不走嗎,不移動嗎,該這樣站著嗎。

「時間似乎是差不多了呢,我也該回去了,再見。」太宰治自顧自地說著話、就這麼離開了。

雨勢逐漸變大,而芥川龍之介依舊駐足不前。

自喉嚨湧上的嘔吐感突兀的出現,他甚至來不及掏出手帕、鮮豔到刺眼的血珠便咳出,悄聲無息的融入了泥土中。

——

勤奮的練習異能的「每一天」。

已經成為奢望、卻還是忍不住期待的「那一天」。

早就了解不會降臨的、「總有一天」。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