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

讓我成為大海的養分吧,一直沉下去的抵達鯨魚的背上安靜,會沒有聲音的,就算你試圖喊出聲,海的味道,有點腥,有點鹹,一隻腳試探,魚鉤刺進腳掌,嘩啦出水,哎呀,一條肥魚,污漬漬,滿身毒素。

【赫愷】——

#圈地自萌
#勿擾真人
#纯纯的二创

一、

陳赫在那又笑的咧開一口白牙,看著就傻。
而鄭愷瞇著眼睛,假裝不在意似的將目光移開。

房裡的歡聲笑語似乎和他們倆一點關係也沒有,默契的各據了個角落,手裡拿著的酒杯被熾光渲上淡染的橘光。

二、

上海的冬天有點冷。十八歲的鄭愷將整個人塞進厚重的棉被中,隻露一顆頭在外面。
儘管這樣,他還是冷的哆嗦。

十九歲的陳赫帶著一身寒氣回了寢室,被鄭愷狠狠的瞪了一眼。

然後又笑了。

三、

二十一歲的鄭愷,歲數一年一年的上去了,身高卻沒什麼增長。

而上海的冬天還是很冷。
可對十八歲的鄭愷來說,二十一歲的鄭愷多了一個二十二歲的陳赫。

一點也不冷了,也就。

四、

二十八歲的陳赫和二十八歲的鄭愷又相遇了。
他們很自然的打鬧嬉笑,就跟大學的時候一樣。

忽略那一點點的顫抖和不自然,他們不過隻是很久不見的好兄弟。

二十二歲的陳赫和二十一歲的鄭愷是戀人。
二十八歲的陳赫和二十八歲的鄭愷,是兄弟。

只是兄弟。

五、

「嘿,鄭小狗。」
「呦,陳老狗。」

久違的推搡,觸碰,親吻。
將所有的情動都歸咎於酒精,隔天的他們就能把這些怦然全然遺忘。

他們還是好兄弟。

——

原諒我取標題廢。orz
好久沒更新了,最近非常,非常,非常的著迷於闌尾兩人。233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