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

讓我成為大海的養分吧,一直沉下去的抵達鯨魚的背上安靜,會沒有聲音的,就算你試圖喊出聲,海的味道,有點腥,有點鹹,一隻腳試探,魚鉤刺進腳掌,嘩啦出水,哎呀,一條肥魚,污漬漬,滿身毒素。

【操场外/翻墙的记忆】杰生段子集中2

1.

  徐英傑總是比他、比陳昌民想得還要深,還要遠,他帶領他們,他保護他們,他們可以並肩作戰,他們是兄弟,是兄弟。

  他們都知道為了彼此,三人都能做到什麼、付出什麼。

 
  現實總是不像電影,高浩生倒是沒有忘記徐英傑吼著對他說那是丁叔的命令他能怎麼做,那讓他恐懼,明明一起被從孤兒院裡帶走,這樣沉重的責任壓在徐英傑身上,就像、就像是他懦弱的逃避了理應分擔在他們身上的黑暗。

 
2.

  是,他當然可以在面會的時候對著丁叔大吼大叫尖銳的責問他怎麼能那樣做。
 然後呢?事情沒有改變,他安然無恙是因為徐英傑。

  改變不了啊,徐英傑救了他的命、保護他、為小陳報仇、為丁叔做事、他呢,高浩生呢,高毅呢?待在高中裡頭做個俗仔老師,任務在身卻什麼也沒有完成,依舊是徐英傑在護著他。

 
3.

  那顆心臟,那顆在他胸腔裡跳動著的心臟,喔,後來他知道並不是歐文卓父親的了,但他知道徐英傑為什麼那樣做,因為丁叔說那是為了他的命,為了救高浩生,高浩生需要一顆心臟。

  所以,碰。
  那一瞬間火光漫天,然後是鋪天蓋地的虛實與謊言。

 
4.

  他們到底在追尋什麼呢,正義?熱血?友情?親情?
  他很早很早,就已經搞不清楚了,他覺得這一切都糟糕透頂,徐英傑咬著牙的在撐下去啊。

  最後誰不會死呢。
  就像是那個太陽還沒升起的早晨,在屍袋裡不瞑目的臥底,給了他們溫暖、教導他們道理、嘗試著將他們拉回正途。

 
  最後。
  徐英傑扣下板機,一切就結束了。

评论(8)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