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

讓我成為大海的養分吧,一直沉下去的抵達鯨魚的背上安靜,會沒有聲音的,就算你試圖喊出聲,海的味道,有點腥,有點鹹,一隻腳試探,魚鉤刺進腳掌,嘩啦出水,哎呀,一條肥魚,污漬漬,滿身毒素。

底特律 | 马赛 〈 Simon 〉

  他的眼是熠熠生辉如宝石星云,又若浅透的玻璃萤蓝在浅海折耀暖阳。

 
  *

 
  “ Markus. ”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动了他的注意,Makus看见金发的仿生人背对着他坐在前方。积雪尚未融去,平整的铺散在延伸的钢板上,Simon轻声唤道。革命首领点点头——尽管对方是背对着他的,在残壁边缘坐下,火红的夕阳燃烧着大片的云朵,正沉沉下坠。Simon注视着圆日,坐得笔直,双腿似是无意地微微摆动。

 
  Markus没来由地想起了初至耶利哥,在破碎溅起的尘土中向他微笑的Simon。

 
  “ It's so...beautiful. ”低柔的嗓音打断回忆,边际已看不见红日的影子,只剩下徒然的胧光挣扎着消散。Markus低低的嗯了一声,抬眼看去,Simon的五官逆着黯淡的光芒一同失焦,正如那所有含糊柔软的棉絮、云朵、糖块,包裹成一起就是了他对Simon的感觉。

  薄淡却甜丝丝的,总是无条件的包容支持,还有陪伴。是不是所有的PL600都是这样?Markus不清楚,但他或许模煳的肯定Simon会是不一样的那个。

  不是因为身为异常彷生人,而是多了点那么不同的意味。

 
  “ So, you and North, Um? ”

 
  他看见了吗?Markus困惑了那么一下子,可很快的回过神后,不知道为何有那么一点难以启齿。他明明白白地知道,就在刚才,North对他的情感超越了夥伴或是战友的界线。

  他应该要负起责任的,毕竟是他先起了头,然后一切突然进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 ...Just nothing. ”

  他就是说不出口。

 
  Simon像是不赞同的摇了摇头。天色彻底的暗了,耶利哥巨大的影子就藏在废弃的厂区,腐锈欲坠,便如同匿迹在里头的他们。Markus瞇起眼,瞧不清Simon的影子在哪。

 
  “ 你在烦恼,烦恼什么? ”耶利哥的前领导者总是如此体贴又善解人意,Markus猜,或许是他发现了自己现在不是非常想谈那些关于情爱的问题。“ 我不晓得我是不是,是不是真的有那个能力去带领我们的同伴。 ”疲惫的将脸庞埋进双掌,Josh跟North老是在争吵,一方太过偏激、一方太过理想,争吵得不到结果,然后......“ 他们就让我决定。 ”

  “ Your call, Markus. ”Markua想,North总是这样说,眼神锐利而里头燃烧着火光,她憎恨人类。

  “ Hey, look at me, look at me! ”Simon不知道在何时坐到了Markus的身边,月亮被藏进了乌云里头,Simon的双眼却明亮的惊人,他无法说服自己那只是简单普通的光学零件——甚至他的右眼和对方的组件是相同型号的这件事他都无法相信。

  Markus撑在身旁的指节动了动,此时此刻,他想要碰觸、碰觸那个正注视着他的那个人,金发碧眼,温煦平和,像是一片平静的大海,永远的包容。
 

  可Simon避开了。

  无可遏止的巨大失落在瞬间便塞满了他的信息处理器,紊乱的杂讯挟带着某种他不明白的情绪,却又在下一瞬间被抚平。

  “ 你知道我们永远不会对你失望。 ”Simon抿着唇笑了下,打断似的语气有些急促,他转过头去望,幾乎能称之为家的庞然巨物依旧是沉默的。Markus怔愣地,他想说些什么。

  “ 我永远不会对你失望。 ”不晓得是多久以前看过到的,那时候PL600才刚上市,热销商品,随处可见,因应功能所调整的外貌、嗓音、举止。

  陪伴。
  那就是Simon一直在做的。

 
  “ 你该下去了,他们都在等你。 ”他站了起来,和缓一如往常:“ 如果你需要,你知道怎么找到我。 ”

 
  Markus一直觉得Simon像大海,虽然他没有真的见过那片宽广与壮丽,从那些储存在记忆体里的、还有一些杂志,甚至是Carl的画里。蓝色、看不见尽头、深、美丽。

 
  “ Goodbye, Simon. ”
  “ Goodbye, Markus. ”

 
  温柔的金发仿生人站在原地,微笑着,直到Markus消失在楼梯的转角。

 
  ****

 
又名〈仿生人是否有灵魂〉、〈产生了在顶楼看到死去同伴的幻觉〉……希望你们看的开心:D

& Yes,赛门是马库斯的幻觉,或者解释成灵魂也行
&&我的英文,认真挺破,如果有人愿意纠正的话,万分感激!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