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

讓我成為大海的養分吧,一直沉下去的抵達鯨魚的背上安靜,會沒有聲音的,就算你試圖喊出聲,海的味道,有點腥,有點鹹,一隻腳試探,魚鉤刺進腳掌,嘩啦出水,哎呀,一條肥魚,污漬漬,滿身毒素。

底特律 | 马赛〈倒数计时〉

自捏战损剧情

****

 

 
Simon觉得他快死了──或许说是永远关机比较正确。

他的脉搏调节器被子弹打个正着,多处零件损毁,光学组件故障无法对焦,自我诊断程式也无法启动。

钛液像是不要钱一样的从他体内流出,事实上,就连声音也听不大清楚了,或许这就是人类所谓的耳鸣?接收到的声讯都转成嗡嗡作响的杂音。

但他确实还是可以──看见Markus的脸,难过、焦急……不管还有什么,他再四十秒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It's ok.”他轻声说。幸亏手臂还能移动,他眯起眼睛,试着让视线变得更清楚,不过,那是无用功。

彷生人终究不是人类。

Simon将掌心贴上Markus的脸,或许是因为下雪的关係,他感觉Markus的脸颊凉的吓人。
 

“It's ok.”
他反复地道。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最后的十秒钟,Simon低低的哼唱着,对于自己的牺牲并没有太大的恐惧,而革命──他相信Markus,始终如一。

像是毕生的意义就是为了替对方挡上这一枪,他已心满意足。

于是Simon闭上眼睛,再也没有睁开过。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