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

讓我成為大海的養分吧,一直沉下去的抵達鯨魚的背上安靜,會沒有聲音的,就算你試圖喊出聲,海的味道,有點腥,有點鹹,一隻腳試探,魚鉤刺進腳掌,嘩啦出水,哎呀,一條肥魚,污漬漬,滿身毒素。

【魏白】消愁

黑道大佬花 × 卧底警察山
短篇悄悄试水温,反响不错的话我努力搞搞长篇(
我有这个荣幸可以拥有你们的评论吗?(´ . .̫ . `)

 

  ****

 

  魏大勛端起酒杯,嘴里哼哼着什么旋律白敬亭听不大清楚,喉结滚动了下,他举杯向白炽的灯光点了点,在这生死关头尽还有些放荡不羁的意味。

 

  「白敬亭。」白敬亭抬起头,低低的应了声,魏大勛放柔了声音,又喊了声小白,他依旧是嗯了声。魏大勛笑了下,放下了空杯。

 

  魏大勛原来是想说些甚么的,不管甚么。

  现在他只希望白敬亭往后安稳,也别太想念他了,毕竟他们之间归于萍水相逢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白敬亭。魏大勛在心里又自己喊了声。嗯,好好的就行。

 

  白敬亭坐在原位挪不动脚步,眼睁睁的看着魏大勛站起身推开门,门外驻守的人吓了好一大跳,哆哆嗦嗦的举起枪,半点威慑力也没有。魏大勛嗤笑出声,斜睨了小警察那么一眼,不耐烦的伸出双手,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呢,魏大勛又啧了一声,「手铐啊,给你逮还不要啊?」

 

  白敬亭只觉得浑身僵硬,就连呼吸也开始变得困难,包间里莫名冷的他想要颤抖。

 

  他眼睛睁得用力,看着那个或许是后辈的倒楣警察拿出手铐,一次、两次、三次还铐不上,魏大勛这时倒是回头看了白敬亭一眼,懒懒散散的开口,「你们,训练不行啊。」

 

  铐是终于铐上了,小警察举着无线电结结巴巴的和上头报告,听得见外头有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好像是整个队都出动了。魏大勛看着一帮警察如临大敌的,觉得特没意思,就他一个人,也没埋伏,用得着这么紧张的么。

 

  在一群人压着他出去以前,他又回头看了眼白敬亭。白敬亭依旧坐在那个位置,视线紧紧的黏在他身上,看不懂里头的意味。

 

  于是魏大勛也深深的、用力的看了白敬亭一眼,像要把人的模样刻在脑里,用刀在大脑鲜血淋漓的刻一个白敬亭的样子,就是死都忘不掉。

 

  魏大勛真的走了。

  白敬亭双手攥得死紧,指甲要嵌进肉里,心底明白的生出一种此生再也填不满的空白。

评论(11)

热度(38)